男子酒后追尾 被带到交警队后不久坠楼

男子深夜酒后追尾,被带到交警队后不久坠楼;交警相关负责人称督察部门已介入调查

凌晨2点多,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芙蓉大队院内传出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有类似“拖把掉地上”的声音。此时,芙蓉大队事故中队的楼下,一名男子趴在地上,头部血流如注,嘴里反复嘟囔着:“不行了,动不了了……”

11月21日凌晨2点多,李祖贵从芙蓉大队事故中队的四楼坠落,摔成重伤,盆骨与腿部粉碎性骨折。3个小时前,他酒后驾车,与一辆出租车发生追尾,被事故中队带回调查。

李祖贵因何坠楼?芙蓉大队相关负责人称长沙市公安局警务督察部门和长沙市交警支队纪委正在调查。目前,李祖贵的所有医疗费用均由交警部门支付,芙蓉大队相关负责人承诺“会负责到底”。

男子凌晨在交警队喊叫,不久后坠楼

11月21日凌晨1点多,小玲(化名)接到消息,得知43岁的姑父李祖贵喝酒出了事,被“扣”在了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芙蓉大队,她联系了多位亲友前去处理。

“大门锁着,没有人,就听到他在里面喊。”小玲说,她到达芙蓉大队门口的时间为凌晨1点半,但院内没有人,他们一直守在门外。

小玲说,交警院内时不时传出李祖贵的叫喊声:“这是什么处理方式”“怎么没人”“这是什么态度”。小玲称李祖贵很激动,“应该是喝多了酒,神志不清,后面又开始喊要上厕所”。

“但就是喝了酒,怎么能把他一个人放那里。”李祖贵的另一位李姓亲属说,他们6人在交警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没有任何交警接待,而李祖贵也没有停止过喊叫。

小玲等人回忆,凌晨2点10分左右,两位民警开门进院,两人一瘦一胖,胖的穿着制服。约5分钟后,院内传出玻璃破碎的声音,李祖贵的叫喊声中断。小玲说:“玻璃破了,跟着好像有拖把掉地上的声音。”

小玲说,此时穿制服的胖男子让他们进门,“他说‘快进来,出事了,出事了’”。

此时,李祖贵已经从四楼坠下。见到来的是熟人,他吞吞吐吐地说话,但神志已经有些模糊。亲友们立刻将李祖贵送到马路对面的湘雅二医院抢救。

酒后与的士司机冲突,被警察带走

11月21日上午9点多,记者在湘雅二医院急救中心见到了李祖贵。他头部缠着绷带,总说心里不舒服。病房外有几名穿制服的男子正在忙:缴费、领片子、拿化验单……

据小玲介绍,这几名男子是交警支队芙蓉大队的人。李祖贵凌晨入院时,穿制服的胖男子就向亲属表示会负责,“挂号的钱也是他出的”。到了21日早上,一名身穿灰色夹克的男子换了胖男子的班,负责李祖贵的就医所需费用。

小玲说,该男子多次安抚他们,叫他们不用太担心,交警部门会负责到底,一切等把病治了再说。

而李祖贵的神志依旧有些模糊,对于前一晚发生的事情,他有很多的“不确定”。他这样描述事发经过:他在华达宾馆喝了3两白酒,而后开车到紫东阁华天大酒店打的,与的士司机发生了口角,就被警察带走了。

开车为何又打的?对于这一疑问,李祖贵自己也不确定,他无法肯定自己是否开了车。而对于后面的事情,他也说不清楚。

上午11点左右,医院将李祖贵转移到住院部骨科病房。医务人员表示,李祖贵的病情暂时稳定,但尚未完全脱离生命危险。李祖贵身上有多处骨折,其中盆骨与腿部为粉碎性骨折。

疑问一:与的士司机冲突,为何会被带到交警队?

根据李祖贵模糊的回忆推断,他是与的士司机发生口角,理应由派出所介入调查,为何却被带到事故中队调查?小玲等人不明白。

下午3点左右,记者以李祖贵亲友的身份拨打了灰夹克男子留下的手机号码。该男子自称姓秦,为长沙市交警支队芙蓉大队的一位相关负责人。电话中,他并未否认李祖贵从事故中队办公楼4楼坠楼的事实,并介绍了情况:“他(即李祖贵)喝了酒,哪里记得清楚。当时他追了一个的士的尾,就发生了一些冲突,报了警。五里牌派出所到了现场处理,发现不是什么矛盾纠纷,是个交通事故,指挥中心就派我们去。”

为了核实这一点,记者于21日下午到紫东阁华天大酒店附近了解情况,但事发在深夜,未找到目击者。随后,记者致电五里牌派出所值班室证实。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20日晚上11点多,五里牌派出所确实在紫东阁华天大酒店附近出了这样一次警:一男子酒后开车,追尾一的士车,并殴打的士司机,后因涉及交通事故,派出所和交警一起将男子送到长沙市第八医院进行了酒精含量测试。随后,男子被移交给了交警部门。

疑问二:男子坠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是在事故中队办公楼里,怎么就从楼上掉下来了?交警肯定是要给个交代。”一位李姓家属说。

按照小玲所说,坠楼前她就在交警的院子门外,见不到李祖贵,且从李的叫喊声推断,“姑父是一个人被关着的,没其他人在场”。她认为,对于醉酒的人,交警不应该放任其独自待在室内,应该防止其有过激行为。

对于这一点,秦姓相关负责人没有正面回应。他表示,长沙市公安局警务督察部门和长沙市交警支队纪委正在对该事情进行调查,到时会有一个很详细的调查结果。

“(医药费用)我们都已经交好了,在住院部也交了5万块钱。我们已经预约了科室的主任医生,会给最好的治疗。我已经代表我们交警队表过态了,在交警队院子里面出的事,我们肯定会负责到底。”他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